央视网|中国网络电视台|网站地图
客服设为首页
登录

汪大昭:奥运赛场申诉不断 争议总是比赛的一部分

发布时间:2012年08月01日 06:30 | 进入体育论坛 | 来源:人民日报

channelId 1 1 1

汪大昭:奥运赛场申诉不断 争议总是比赛的一部分

发布时间:2012年08月01日 06:30 | 进入体育论坛 | 来源:人民日报

      

    30日的奥运赛场上,有3个项目的比赛出现较大争议和申诉,有的改变了比赛结果,有的维持了原先判罚,其中的纠结与梳理,也是奥运会无数话题中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规则是清晰的,但判罚总有争议。任何一个运动项目的裁判系统,都以尽可能公平公正为目标,为此还不断引入高科技设备,来辅助裁判做出判决,但争议和申诉依然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汪大昭:体操男团决赛,日本队主力内村航平在最后一项鞍马比赛中出现失误,得到13.466分,但日本队教练组马上提出申诉,经过现场技术台代表商议之后,通过了这次申诉,将内村航平得分改为14.166分。这样,日本队也由之前的第四名变成第二名,而东道主英国队则退居第三,原本能拿到铜牌的乌克兰队成了第四名。

    日本队申诉,关键是动作没做出来要扣难度分,动作没做好只是扣完成分。当值裁判员意见不一,只好调看录像,但还是似是而非,没法看清两者的区别。最终按没做好给出结论,追回了0.7分。以此看来,原先给出的分数也不能说是误判,改过的分数未必就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薛原:女子重剑半决赛也有点“看不清”,韩国选手申雅兰和德国选手海德曼在三个回合中战成5∶5平,按规则进行1分钟加赛,谁先刺中对手即为获胜。加时赛最后十几秒,海德曼连刺3剑均未得手,当计时钟显示最后一秒时,海德曼刺出最后一剑,亮灯有效。

    就是这最后一秒的最后一剑引起争议,韩国队认为在计时钟显示最后一秒时,比赛实际已经结束,并有韩国电视台现场拍摄的画面为证。如果是这样,按照主动进攻的原则,将判申雅兰获胜。为此,韩国教练在剑台上情绪激动,现场仲裁研究了十几分钟后,依然判定海德曼胜。

    此时,海德曼兴奋地大吼,而申雅兰痛哭不已,她无法接受结果,坐在剑道边不肯离去。韩国队教练马上又递交书面申诉,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反复商量,韩国队没能申诉成功,两名工作人员走上剑道劝再度流泪的申雅兰离开。申雅兰赛后表示,等待申诉的一小时,感觉比准备奥运会的4年时间都长。她现在心乱如麻,比赛难免有判罚争议,没想到自己会成为主角。

    海德曼则表示,如果进攻还剩1.99秒,计时钟只会显示还剩一秒,所以她的最后一剑是在有效时间击中,这是计时系统本身的问题。

    陈晨曦:男子柔道66公斤级1/4决赛的金分加时赛中,对阵双方是韩国选手曹凖好和日本选手海老沼匡。比赛中,海老沼匡的一个动作先被判为“有效”得分,但三名专家观看录像后认为判决不妥,建议取消分数,于是海老沼匡与韩国对手曹凖好以0∶0结束比赛,三名场上裁判举旗宣布曹凖好获胜。

    这个判决立刻引起嘘声一片,不少观众做出大拇指向下的姿势表示不满。此时裁判委员会再次根据录像,认定海老沼匡原来那个被否定的“有效”实际是全场比赛最有威胁的动作,最后三名裁判一致举旗宣布日本队员取胜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判罚,曹凖好说他一开始十分生气,可只能接受结果,继续进行下面的比赛。

    汪大昭:体操比赛中对打分提出申诉的情况屡见不鲜,国际体联曾数次修改申诉程序的规定,结果仍不能使运动员对裁判员的评分感到满意。东道主受益是常见的事。一场比赛大部分时间不是运动员在做动作,而是在等候裁判员打出分数,电视转播也只好是解说员扯闲篇。如果申诉之风不加以限制,观众势必更难以忍受比赛净时间太短的状况。这是必须加以改进的。

    薛原:击剑比赛也是争议高发项目,2008年引入了裁判即时回放系统,俗称“鹰眼”。如果运动员提出申诉,裁判可以回看录像,减少失误。但高科技只能是辅助设备,想以此杜绝错判误判依然很难。而且,击剑有一套非专业人士难以搞清的复杂裁判系统,规则中有不少对场上局势微妙转变的判定条例,决定权依然在裁判手里。

    陈晨曦:伦敦奥运会上,柔道比赛首次引入录像重放系统。柔道比赛开赛以来,录像重放系统也确实帮助裁判多次改变判罚,不过这是头一次根据录像做出比赛的最终决定。

    对于一些明显的错判、漏判,录像重放系统威力巨大,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运动员的利益,但在一些势均力敌的比赛中判定谁胜谁负,无论录像重放几遍,最终仍是由裁判的主观判断决定,所以,高科技设备对于柔道这项古老的运动而言,有帮助,但效果并不明显。现在看来,柔道赛场引入的新技术能否有效提高比赛结果的公正性,尚难下定论。

    对于首次改判事件,国际柔道联合会给予了强烈支持,在声明中表示,国际柔联一直致力于保证运动员在公平的环境中竞赛,并通过采用各种辅助手段来实现他们的目标。“为保证表现最好的运动员能够取胜,我们使用了录像回放手段,现在看来是成功的”。

    汪大昭:在比赛现场,日本体操队的申诉耗去了很长时间,现场观众只有坐等结果出来。结果又是东道主从银牌变成铜牌,自然嘘声一片。申诉从打分项目和身体接触项目蔓延到用度量衡分辨的项目,此风不宜助长。不管什么项目,中断比赛来解决问题,总归不是最佳办法。对运动员和观众来说,没有人希望出现这种情况。申诉还是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薛原:申诉的多少其实很难由运动员去决定,这一条例在很多比赛中开始出现,无非是想提供更多渠道和手段,使比赛更加公正。女子重剑的申诉风波中,现场观众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理解和宽容。现场广播反复解释,这是一场对运动员非常重要的比赛,裁判需要通过回放系统做出最后认定,请大家尊重运动员,尊重裁判员。当申雅兰哭着离开时,现场观众也一直用掌声相送。这样的意外,也从一个特别的角度讲述了一个奥林匹克的故事。

    (本报伦敦7月31日电) 

32项
  • 5+奥运下午茶 奥运日记 奥运风云会 全景风云会 伦敦行动 张斌话规则